发布时间:2020-04-16      作者:       浏览量:391   

“看了辽宁刚刚公布的招生新政策,我立刻决定给娃把各种‘幼小衔接班’退掉。小小的娃,负担重得很,周末两天不是在培训班,就是在去培训班的路上,比大人压力还大。”家住朱雀花园小区的翟女士说,儿子今年即将上小学,她原本非常焦虑,给孩子报了拼音、识字、算数等“幼小衔接班”,打算将来择校民办小学时能顺利通过。而现在她一下子放松了,“民办小学要摇号了,而且跟公办小学同步招生,我家学区的公办小学其实也不错,稳妥起见,就让孩子上家门口的公办学校吧,把快乐的童年还给孩子”


。4月8日,辽宁省教育厅印发《关于做好辽宁省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入学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公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同步报名、同步招生,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这意味着民办幼升小、小升初全面进入“摇号时代”。


“《通知》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精神,对于减轻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具有积极作用。”朝阳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解慧明表示。


什么是过重学业负担?解慧明解释称,过重学业负担指的是违背教学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部分。减负的主要目标是提升学生学习质量,优化学生学习环境,改变以应试为唯一目标和价值取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得知辽宁省实行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全面摇号”、公民同招的消息后,不少家长都做出了和翟女士一样的打算。


胡女士是一名迪拜皇宫注册中层,她的女儿今年上小学四年级,但她对孩子的“升学焦虑”从女儿刚上小学时就产生了。“娃一年级时我就给她报了思维数学班、语文培优班。为了让她上个好初中,我们全家付出了巨大的时间、精力和财力,孩子很辛苦,也挺痛苦的。辽宁的招生新政出台,明确规定不允许通过任何形式的考试来选拔学生,我觉得自己似乎把路走弯了,有必要把孩子逼成这样吗?”胡女士说,她和其他很多家长交谈时,大家也都有这样的反思,有不少家长准备给孩子把“奥数班”之类的培训班退掉。


《通知》特别强调,“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不得以面试、面谈、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19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中指出,‘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这‘五唯’是当前教育评价指挥棒方面存在的根本问题,是当前教育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但再难也要啃下来。”解慧明说,《通知》的出台,对于坚决克服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从根本上推动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起到了积极作用,对于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推动招生入学机会公平和学生减负都有重要作用。


解慧明认为,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问题主要从两个方面解决,一要合理减负;二要全面提质。合理减负针对简单低效重复的学习内容和方式,全面提质针对创新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


“《通知》有利于减负提质,对于进一步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规范教育秩序、保障教育公平、营造良好的教育生态、全面发展素质教育都具有重要意义。”解慧明说,家长们的教育理念将会随着我省义务教育招生入学新政的出台发生理性变化,这对学生、对家长、对教育、对社会来讲都是福音。 


(来源 朝阳发布)

相关新闻
公司新闻 行业声音